pos机支付行业未来发展趋势「2021降费」央行指明的支付活路

支付POS行业坑太多,九年从业者老贾给你说;
分享靠谱的POS机、避坑方法和行业消息 微信:3069255

pos机支付行业未来发展趋势「2021降费」央行指明的支付活路

支付降费可能不仅仅是局限于银行和清算机构。

7月8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人民银行相关领导对降费的具体情况进行了说明。

“由全产业链共同承担降费的责任,进一步优化支付产业成本传导机制。”

“这次降费也是面向支付机构、商业银行、清算机构,大家都普遍要降低费用,来减轻支付行业经营成本的压力,产业链来共同降费,这样一个责任大家一起来承担。”

 

对于中下游支付产业链来说,这两句话异常显眼,可能收单机构也需要让利。 

在6月25日人民银行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的通知》中,除了明确说明对银行和清算机构的降费要求,对收单机构的要求则较为模糊,只是表示,“收单机构应同步降低对商户的收单服务费,切实将发卡行、银行卡清算机构让利传导至商户。”

 

当然,吹风会上的说明仍然有回旋空间,毕竟支付宝、财付通也属于支付机构。

 

人民银行知道支付苦

pos机支付行业未来发展趋势「2021降费」央行指明的支付活路

人民银行是知道支付行业的困难的。

 

“部分支付服务市场主体也面临着一定的发展压力,很多企业出现亏损的情况,当然原因也很多,基于这些市场现状,我们在制定政策过程中进行专项调查研究。”

 

吹风会上人民银行如是说,但费率依旧继续执行。 

 

本周,腾付通的相关数据说明了这一问题。

pos机支付行业未来发展趋势「2021降费」央行指明的支付活路

腾付通1750.8亿元的交易规模,手续费收入为1200万元,比例为万分之0.685。而根据腾邦国际2020年财报显示,整个以腾付通为主的金融服务,营收为4.04亿元,毛利率0.28,也就是仅有111.8万元的利润。利润与交易规模的比例是万分之0.06。

可能归属于腾邦国际这一濒临破产母公司的腾付通营收情况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那来看看其他头部机构。

 

拉卡拉2020年财报显示,全年交易规模4.34万亿元,全年实现营收55.57亿元,营收与交易规模的比例是万分之12。净利润为9.35亿元,净利润与交易规模的比例是万分之2.15。

 

银联商务在申请上市时,曾公布2019年的相关数据,即15万亿元交易规模,营收约80.6亿元,营收与交易规模的比例是万分之5.37,净利润约4.69亿元,净利润与交易规模的比例是万分之0.312。

 

当然,头部收单机构的业务多样,营收渠道庞杂,并不能单纯的定义为支付收入,但从侧面来看,上市公司尚如此不易,何况其他机构。 

 

此外,今年的行业形势也格外严峻,多家拥有支付行业背景的上市企业退市或濒临退市,其中就包括缴费通、好财气、鼎合远传、一卡易等。 

 

对此,人民银行看在眼里,但是“该降还是要降”。

 

“会涉及成本的测算、行业影响的评估,合理地确定降费主体、降费项目、降费幅度以及实施期限,确保降费措施对行业的影响整体可控,该降还是要降,可控性还是要注意。” 

 

不过也指明了出路。

 

人民银行暗喻的“通道”

pos机支付行业未来发展趋势「2021降费」央行指明的支付活路

 

在吹风会上,了解了支付服务市场主体的“发展压力”之后,人民银行指出:

 

“价格调整以后,将助推支付服务主体转变提供同质化的服务、以价格为单一竞争要素的经营理念,促进在细分领域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支付服务。”

 

此外,还会“关照”下巨头。

 

“要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针对当前支付机构市场集中度较高,垄断现象还是存在,部分中小机构生存空间受限这样一些现状,我们可以通过完善顶层制度设计,来引导支付机构坚守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真正地回馈小额、便民支付本源,纠正市场垄断不正当行为,还要更好地发挥清算机构的作用,逐步形成网络支付等各个场景下行业协调、可持续的定价体系,加快支付服务供给结构性改革,优化牌照资源的管理,推动支付服务市场健康发展。”

 

重复下重点,“差异化、个性化的支付服务”、“完善顶层制度设计”、“加快支付服务供给结构性改革”、“优化牌照资源的管理”。

 

这四个要点,是否可以简单但不一定精准的理解为:支付服务需要下沉、加快支付机构条例的落实、改变分成模式、改变现有的牌照机制?

 

支付下沉,自从断直连和备付金交存政策落实以来,就是火热的话题,当下的SaaS、灵活用工、广告营销等尝试,可谓是支付下沉的具体表象,也是支付薄利化形势下的无奈之举,这些发展方向也贴合了监管的支付数字化转型提倡。此外,还有市场的下沉,向三四线、乡镇农村市场下沉,此前人民银行等六部委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意见》,就鼓励和支持各类支付服务主体到农村地区开展业务,鼓励符合“三农”特点的新型支付产品创新。

 

对于完善顶层设计,最直接的措施应该是支付机构条例的落地了,将支付牌照分成储值账户运营和支付交易处理两大类,一定程度上可以限制支付巨头的即是账户方,又是收单方的业务发展边际。

 

供给机构改革,笔者最直接想到的,就是费率分成模式的改革。最近的降费措施,也是主要针对银行和清算机构,优待“跑腿”的收单机构。本次降费是暂时的,未形成机制。或许下一次真正的“费改”,会降低银行和收单机构的分成比重。

牌照资源的优化,该是最受关注的。自从2015年开始,人民银行已经原则上不再新增支付牌照,一些垂直领域对支付牌照的渴望非常强烈,比如跨境电商收款,如果能开放支付牌照市场,让申请牌照与注销支付牌照更加常态化、正常化,有利于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让能者居上。亦或者说,优化牌照资源,仅仅是推动支付牌照的“内循环”,推动买卖呢?

 

无论如何,既然降费后的市场发展论调如此,期望大家能够走上人民银行所指明的“通道”。

pos机支付行业未来发展趋势「2021降费」央行指明的支付活路

本文地址:https://www.jd-fx.com/news/4378.html,“支付观察网”素材收集自互联网,侵删!